却道天凉好个秋

幸存日记——央美游记

记得学画期间,学校专门请了央美的美术老师现场教学,然后知道了很多坊间盛行的传奇故事,譬如说一个年级轻轻的少年坚持十年高考(变成气质低沉颓废的“艺术家”),只愿能够踏进央美的校园,十年的毅力是我所不能想象的,甚至鄙夷他一根筋。听了不少央美的故事,愚钝的我竟从没有对央美产生过向往,也许是自己不敢想:天之骄子的学府我怎么敢涉足,今天才懂得央美意味着什么。 再话容器 向往央美,应该能够代表一种心灵的境界,或者确切的说对于艺术这条路而言,央美是最好的容器。新锐、前瞻,深耕艺术,引领趋势,这里有行业里最新的资讯,还有能够代表未来艺术的新鲜力量,而这一切都是那时候的我所不懂的,十年时间我才深刻的体会到这些意味着什么。 向往北京,在这里我敢谈理想,敢于造梦,我看见车流不息的北京夜景,好像看见无限可能,这赋予了我极大的能量,我不知道自己的路能够走多远,但我想试试,想为将来再努力一把。其实我却准备离开了,永远的离开北京,离开带给我可能的大城市,我又开始动摇了,人生就是在这种螺旋式矛盾中不断的挣扎(听出老茧的一句话)。说了这段话,似乎只是在为离开做好心理铺垫,试想N年以后回忆一下今天的过往,来过就好。 北京是一个什么样的容器呢,三维立体式光怪陆离,内核是黑白色,他似乎能够带给我极大的希望,但是冷静之下,我依然是那个我,一张床,一口饭,还有一具有点温度的躯体,我试着把自己放进外表黑白色的容器,并努力试着让他的内心生出美丽的颜色。